Berylam

再次复活,或是再次被枪杀。

【叶黄】情见乎辞 (上)

      字数:3091
     老叶第一人称

  想写的是:爱情里面的小错过和小遗憾(还是不可控制地甜起来了

  少天大大生日快乐!

      少天最后想老叶说什么呢,无奖竞答。

翻了翻老黄历,还有两天就该收拾收拾过年了,今天蓝雨那卢瀚文要了喻文州的手机打电话过来,非要我说说他家剑圣从前的事儿。我回他几声大笑,“呵,还你家?黄少天可是哥家的知道不?”

  我故意大了点声,却没有等到我家小朋友的“狠薅一把”,哦,他刚出门买零食去了。

  那哥也就不逗蓝雨那个小小朋友了吧,应道“这还用找哥呀,你们蓝雨的人不清楚些?对了魏琛前几天才回的G市吧。找他去。”

  哥还没说完呢,电话那边一阵窸窸窣窣。一听,换了手残,“叶神,瀚文是想听你和少天的故事。”

  今天一个个娘家人来得不妙啊,可这哪能随便跟你们说呀。我握着听筒发呆,那边倒也不急不忙。当初少天硬要把座机安在餐厅吧台上,说是能靠在躺椅上看窗外的大好风光,现在看来还真挺不错。

  这时节,他想看的紫荆正着急着谢呢。隔壁的小姑娘穿得红彤彤的,站在树下一蹦一跳地看着花瓣掉儿,你别说,这整树整树的紫色花瓣被风这么一吹,看着还真像是君莫笑一记落花掌击出的特效。

  我看见黄少天走在小区主道拐进来的转弯处,手里拎着一包零食和几袋青菜,一整朵花正好落到他的头上。“扑哧”,笑着呢才想起来还有只听筒在手里,只听得耳朵边又换了卢瀚文,小孩儿语气认真得很,“队长让我别来打扰你了,叶修哥哥好好想挑着有趣的跟我讲啊。”

  我忙答应着放下话筒,安静地拢起手放在膝上。冬天里的阳光像是被洗得褪了色,从杯杯盏盏的叶间跌下来,只剩了一小块,跌在黄少天的鼻尖上。有些发红。他裹得像个粽子,出门前我还给他翻了件长到膝盖的羽绒大衣披上。

  隔得还有点儿远,他一蹲下就离开了我的视线,我干脆站起身来,推开落地窗里上半的小窗倚在窗框上。黄少天正略显困难地蹲下,让小姑娘把他头上的花摘掉。拧巴几下头不就完事儿了,逗小姑娘玩儿呢?正想出声逗他,他倒好,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把手里的东西都丢地上了,顺手又捞起一朵紫荆花。听不见他人声音,只见人小姑娘特认真地望着他,学着把手里花的花托折掉一小截,放肉嘟嘟的嘴里含了一下。

  这干嘛呢,我就纳闷了。“少天大大这是给小朋友上植物课呢还是美食课呀?”这白气儿,张嘴就乱飞。

  “诶老叶!你就不懂了吧,这紫荆花托里是甜的!透心甜!比什么百合莲子汤云耳绿豆粥都要清甜,不过像你这种宅男不知道也很正常。别伤心哈。要不要我找一朵让你尝尝鲜?嘶——”

  传到我这儿声音还那么大儿,也不知这人使了多大的气力,瞧,被冷气儿冻着了吧。

  “就你这样儿冻死街头还要哥去救的,快把人小姑娘送上来别感冒了。”

  把话撂下了我也不急着走,就等着人脚步声从后头那门边儿上传来再去开门。

  我向来不信爱情故事所谓命定的神瑛绛珠,可是眼见着他昂起头头迎着我的眼神一步步走来,再敛了睫毛掏钥匙,取报纸,进楼梯间,上楼。我几乎就要相信,我的爱人,黄少天,从久远的时间深处溜达到了今天,来听我的故事,来听我,和他的故事。

  

  

  沐橙曾经对我跟黄少天的认识相爱经过作过如下建立在回忆的蛛丝马迹上的猜测:情投意合,你来我往,凑合过呗。烟雨的楚队长则认为是抢boss中里一人倾心,竞技场上另一人钟情。后者显然太过套路不符合我B市男人的做派。

  若要上溯到网游里和少天的初次见面,我和他的说法总是不一的,他说的总要比我记忆里的早些。而他对于我当时没有第一时间把夜雨声烦记在脑海好像并无怨言,在我靠在训练椅上佯装无意间聊起这个话题时冲上来摘我的耳机,“哈哈哈哈老叶你不记得了吧!被我抢走boss时的心碎,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可以时常拿出来回味一下······”

  既然耳机被抢走了且一时半会儿没有拿回来的可能,我顺势把训练椅转过来听这小朋友唠嗑。可惜他说得全无重点,无非是他一个上挑如何把boss挑出两米外,又怎么一招银光落刃冲击波把小怪全都秒了。

  说着还动作连连,拿着我耳机的手在空中乱舞。还是算了,哥心疼耳机。

  刚想站起身来顺势把人按住,小朋友又换了手,指点江山的姿势更大了些。哥抬手一把攥住那八爪鱼一样的手,拉到耳朵边上捂着,头微微一倒枕在上边。凉凉的,躺在哥的耳朵和手掌间。

  “少天你说,哥听着呢。”

  “······”

  在僵直debuff失去效力前,我及时开了口,“少天大大想不想听一听哥的版本?”。

  

  

  最开始是网游里四处叫嚣着打败我的小剑客,再然后是躲在灌木丛里阴冷无情的刺客,而真正把这些角色和那个还没变声的小孩儿联系起来的,是哪一次的野图boss来着?

  “银光落刃——”

  天知道从哪个角落用了技能从天而降的剑客噼里啪啦地震开来敌,明明还是小鬼嘛,嚣张什么。

  “看剑看剑看剑!连突刺!裂波斩!三段斩!boss是我的了!” 

  剑光四溅中蓝甲的小剑客一下一下地削着余血,伴着一个个蹦出来的文字泡,明晃晃得扎眼。  

  “只有这点路数还是不够看呐。”冷却哪有那么快,看来乱报技能名的习惯是得从小养成。哥当然也不是好惹的,好歹比小鬼大上几岁呢。

  战斗法师一个强袭流星打移动到剑客附近,只要再一个——

  比龙牙更快!格林机枪的子弹志在必得,朝剑客眉心飞去。

  自动格挡发动!剑客的格挡技麻利地接下所有子弹,三段斩!一波带走了。

  “哈哈哈!一叶之秋是吧!想说很久了你名字里有错别字啊!看着真是周身不舒服!接下来唔该你同他们打啦。”

  “都是抢boss的,不要放过他们!”这边厢,一大堆玩家也杀了过来。

  

  “沐秋······”“我们也跑吧。”

  “那家伙,刚小学毕业吧?就抢boss?”“下次教他做中学生的道理!”

  

  

  小剑客周一到周五不上线,后来强行走读才开始每晚的例行pk节目。

  哥大多数时候算准了小剑客放学时间下线,顺手企鹅隐身再吃吃喝喝。把人扔得久了小朋友难免会生气,于是一周里也有一两天开房间和他打上整晚,在夜雨声烦第N次倒地时说“今天就到这里了吧。”

  “喂喂喂你别走啊,赢了很嚣张是吧,再来再来!”

  “你明天还要上学吧,哥可不好意思害得祖国的花朵上课打瞌睡啊,周五再打。”

  “我上课睡觉也能拿三好学生!说好的啊,周五别忘了!”

  “赖账的是小狗!”临走了还要补上一句。

  

  那时候未来剑圣嗓子还是尖尖的,像叶秋吹的高音萨克斯,清亮得吓人。三赛季结束他来找我的时候才完全变成了现在的声音,还是挺嫩的,非要形容的话,钢琴?

  "仍是明亮又高昂的,不知怎得多出璞玉的温润。"*

  萧山体育场的鲜有人知的小出口外,来无影去无踪的斗神第一次被堵。黄少天穿着训练营的短袖,外套系在腰间。马路上车流的前灯汇成长河再汇入他的眼底,在眨眼的一瞬被扑灭。我把烟掐灭,光想着什么时候把人带到阳光下,照着看看是不是玻璃球做的。

   "老叶,我下赛季要出道了。”小朋友的手有点抖,声音可不抖,我猜是兴奋的,脚丫子还踮着。

  我从烟盒里又抽出来一支烟,夹在手指间,等他的下文。哥早就拿到点消息,魏琛还放话说到时候有我受的。

  一秒,两秒······话这么少不是小朋友的风格吧。哥心有点慌,略微失措地抬眼,幸好有夜色打掩护。

  黄少天的眼睛是好看的,真的是晶晶亮,一眨不眨的时候能把人唬得不要不要的。当然了,你要是一直看,说不定会出啥事儿。

  而现在黄少天就处于那种一眨不眨的状态,嘴角抿着,一言不发地瞅着哥。

  我是真看不清了,玻璃球里什么都有,明灭的黄色灯火,暗处的波澜,歌声与红旗呐喊,一如既往的期待与跃跃欲试,和,人影······人影什么呢,是哥自己。

  他不说的话,我猜,该哥说话?

  “这么兴奋啊?”不就是出道么。

  “为什么不兴奋!你拿了冠军!三连冠!”小朋友终于肯说话了,肩膀一下子松下来,哎,脚也不踮着了。

  这样怎么能完呢?紧接着又是一句——

  “不过我会打败你的!” 跟夜雨声烦胜利后标志性的动作一样,黄少天踏前一步,抬起下巴,语音发射一气呵成。体育场最顶上铁栏边的探照灯直直照下,灼灼目光分明里只剩了七分杀意,两分兴奋,一分快乐。

  还有九十九分的快乐藏在嘴角。

  

  大概没说错话?还是哥眼花了?那一分是,有点遗憾但还是很快乐。

  

  tbc

  

  ――――――――――――――――――――

  "仍是明亮又高昂的,不知怎得多出璞玉的温润。"*

  叶家兄弟上第一节钢琴课时老师的话,被叶秋抄在小本本上。弟弟一头栽进爵士深坑那是后话了。

  

  我几乎就要相信,我的爱人,黄少天,从久远的时间深处溜达到了今天,来听我的故事,来听我,和他的故事。*

  听说你觉得天天会安静听你讲故事?

  
         黄少的花托甜味剂(误)

  其实是花托下面的茎,留一小段,把后面的都折掉。真的甜!

   还有第三赛季总决赛最后一场当作在嘉世主场了,有错的话请指正。

  大概明天可以更完。求小红心小蓝手!有评论吗?!!

  开头说了想写爱情里的小错过和小遗憾,用了老叶人称之后根本遗憾不起来了。

  然后,就这样了。战斗场面都是瞎掰,老叶口音也是。。欢迎捉虫指正!要是有小可爱能指导我b市口音就好了!!

  天天生日快乐!爱你爱你!

评论(2)

热度(56)